序1

星际战争进化主宰的故事,

序2

在这片瑰丽的星系中,有一个巨大的火球,古时候人们称他为太阳,把他当作上天的恩赐,当作天地之神,用华丽的诗词赞美它
在造神时代时,人们终于发现了他就是这片星系的中枢,于是众多主宰们在星河中进行了争夺中枢的规则大战
砰,一个巨大黑影划破宇宙空间,顺带碾破的空间带来的空间裂缝源源不断的把他身旁的星球战舰吸入其中
“没想到不问世事的灵族也参与了,没想到都来了13位嘛”
ps:已到13位主宰分别为魔祖,邪祖,古伯,天公,木祖,神祖,人祖,兽祖,影祖,器祖,道祖,佛祖,归墟之祖
“这些战舰都不怕死吗,喂,你们都是祖级了,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种族吗?”
“你不也一样”
这场大战打的空间不像空间,规则不像规则,一切都归于混沌,灰蒙蒙一片
在太阳系偏远的角落,有一颗蔚蓝的星球,这是人族的组星,在宇宙开发时期,这颗星球已经走了太多太多人,很多人也再也没回来过
兴许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出去的大多人已经忘了也不知道这就是祖地,也许是确实没必要太过缅怀纠结,可是真正的主宰到此才会发现,这颗早已被众人忘却的星球正在散发着某种特殊的波动,
在星球下有一个古老的地下神殿,宏伟壮丽,墙壁上记录着超古时代的人们如何发明语言,钻木取火,艰难的生活,再到朝代演变,文明进化,最终记录到人类离开组星迈向宇宙,清晰标注
在大殿前广阔的广场上,一座绚丽的阵法正在徐徐运转,阵中是一座七彩冰莲在徐徐旋转,数不尽的人兽精怪正在排成一种特殊的站位,在往这作绚丽的阵法源源不断的输送能力
“小灵,你一定要成功啊,他们再打下去这个世界真的快完了” 接近阵点的一位中年老妇说到,见他的气势深邃,赫然也是一位主宰境,可是广场上同样气息存在,足足有3位
“宫主,换我来吧,在这样你的本源规则快熬不住了”只见几位大能纷纷说到,可是在老妇的气息面前,他们仍脆弱的如同婴儿
“天塌了高个子顶着,一定要让这个阵法运作下去 老二老三,别忘了我们的责任,拼尽本源也要成功,大家坚持住啊”老妇说到
“为了苍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见这片广场的所有人齐声说到,齐震九霄

“各位,我们打了这么久都没个结果,要不坐下好好谈谈?”
“自从你来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猜疑链已经生成了,哪知道你这个影祖会不会背后捅刀子” 一位道袍儿童说到,
“嘿,我要捅刀子,现在化道的会只是器和归墟嘛,你这牛鼻子这么大岁数还装儿童,羞死人”
“老道不和你多说,不过各位刚才和佛祖算了算,这太阳系有颗人类祖星貌似有人在结众生之力打算超脱啊”
“你这老牛鼻子和大和尚可真是阴险啊,让那星球被13位主宰盯上,唉,既然不是被魔族他们夺去,我天公也就不去管了,木,神,老伙计们想一起去看看吗?”
“魔祖,我们要去看看吗?”
“算了算了。你们去吧,我来这也只是看看的,兽祖已经急匆匆的去了,快去吧,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话落,这片空间只剩下魔祖,古伯,天公,人祖
你说我们这四位上位主宰谁的赢面更大呢,这时魔祖忽然说到,
“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看着你们”人祖道
“看来你们人族的气运和胆子都很大啊,能吃下我们几个?”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护我的子民”
“谁不是呢”×3
“就这样等着吧,我觉得这场战争快结束了,反正最终获得中枢的不是我们任何人,一开始都输了啊”魔祖的话语让在场主宰都皱了皱眉

“你们应该知道这个龟壳防不住我”
“兽祖,为什么,我们人兽两族不是和睦相处的嘛,为什么”
“抱歉,要怪就怪你们人类真正很难让我相信,你应该也知道你们人族杀戮了我多少族人”
兽祖右手一挥,这颗星球直接位移了好几光年,而这保护了组星千载的琉璃状防护罩彷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老牛鼻子,还有你们几个,就都看着?”
“无量天尊,老道我不想杀生。贫僧也是,阿弥陀佛”,其余几人皆是只是沉默的看着
“哼,虚伪,等我成为中枢你们这些骗子都没好下场”兽祖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向地底宫殿前进

噗,兽祖,还有你们这几位主宰,没想到还是发现了嘛,为什么?为什么要抢夺那根本不属于任何人的东西!
叮,“我觉得宫主说的不妥,他就在那,一个无主之物,谁能拿到,就是谁的嘛。这护盾真硬啊,不过你们三个下位主宰的能力究竟还能维持多久呢” 忽然影祖说到
“一起出手吧,恐出事端”道祖道
“好”×6 一个由几位主宰凝聚而成的一个规则掌印飘然而成,轰然撞向那瑰丽大阵,防护罩直接化作了光点,而三位主宰直接被打成了光点,手掌还没停下,直接印向了阵眼
“他们要对少宫主动手,阻止他们” 只见有力量的,没力量的,齐齐用肉身撞向那个手掌,天空中下起了磅礴大雨,而这雨,是红色的,
那手掌终于是印向了冰莲,一切,都完了吗?他们心中掠过这般念头,一种无力与绝望,涌上心头。
“完了吗?”
那天地间无数强者望着这一幕,也是通体冰凉下来,眼中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心中有着一道脆声响起,那是希望彻底破裂的声音。
无数人眼神呆滞,摇摇欲坠,仿佛就欲栽倒。
咔嚓。
而就在天地间瞬间死寂时,突然有着清脆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坚冰破碎…
一些呆滞的目光茫然的转移而去,旋即那木然的瞳孔便是剧烈的缩起来,他们浑身颤抖着,只见得在那掌印之下,冰屑犹如冰雨般的飘落而下,而在那里,一道冰封了许久的倩影,再度现身,晶莹的长发,随风飘舞。
嗡。
璀璨的冰蓝光芒,在此时席卷而开,竟是生生的将那手印的落势彻底的阻拦而下,旋即冰雪涌动,那手印,直接是被震成虚无。
“少宫主!”
“少宫主苏醒了!”
“她成功了??!”
无数人望着这震撼的一幕,主宰们的攻击,终于是首次被阻拦下来并且被震退,乱魔海中,瞬间沸腾,无数道狂喜与激动的欢呼声如雷鸣般响彻,在广场上掀起阵阵涛浪。
而在那无数道激动得近乎颤粟般的目光中,那道冰蓝倩影一飞冲天,一种恐怖的寒气,在天地间弥漫开来。
“要打出来打”
“这小丫头已经圆满了啊,不过就凭一位可拦不住我们这么多主宰啊,走吧,伙计们,她想打就让她试试吧”
“她想以一人之力战七位主宰,不管谁赢我们的脸面可就多没了啊,唉,”佛祖道
“为什么?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存在要争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道不同,不相为谋。小丫头,现在该叫你灵还是该叫你冰呢?老道我上次见你可还不是主宰吧,靠外力突破规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名字无所谓,冰也好,灵也罢了。今日,你们走不得”
动手吧,各位,只见这片星域完全充斥着规则锁链,齐齐射向那守护着背后蔚蓝星球的冰蓝倩影
“丫头,你知道不可能赢的”
噗,冰蓝倩影直接被打回了星球地表,整个星球再次被推往更远的地方
可是那道身影并没有任何的退缩,她艰难的站起,空灵的语音从她嘴中说出 “师傅,抱歉了,灵儿自己没能成功,可是我想最后再试试”
纤细玉手轻轻相合,似是形成了一个古老无比的印法。
“吾以吾之灵祈愿…”
“以吾之身…”
“以吾之魂…”
“以吾之血…”
空灵的声音,仿佛是伴随着古老歌谣的响起,悠悠的响遍在这星系之间的任何角落,所有智慧生物仿佛有所感应的望向那个方向,一种莫名的震撼,从心灵深处涌出来。
“号天地之灵,神化”
“哎” 一道叹息声伴随着一道身影出现在下坠的冰蓝倩影的身旁,轻轻抱住,“你好啊,我是众生之意,我觉得叫你灵儿更好听,冰儿太冷了”,
怀着人儿轻轻嗯允 “你终于来了啊” “是啊,谢谢你集众生唤醒了我,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有我” “嗯,好”
语言刚落,无数大道齐鸣,宇宙所有的生物彷佛都在欢呼他的出现
这就是你们需要的中枢,可是你们自从有了杂念就再也成不来了中枢啊,我说的对嘛,你们这十几位主宰?
“中枢之主,您好,我想知道外面有什么东西,您能带我看看吗?”魔祖忽然说到
“好啊,你看到了嘛”
“无恨无悔了”
“众生之意,好一个众生之意,为什么你不早点出来,为什么啊”伴随着的是道祖癫狂般的发言
“这个你自己不是已经知道了嘛,哎哎哎,别寻死,你的罪还没偿呢,还有你们几个,待会收拾你们”
“诸位,那这场战争该结束了嘛”
“等等,中枢之主,我想复活一个人,你能用您无上伟力帮帮我嘛,无论让我付出任何代价,”这时土伯忽然说到
“我会用中枢恢复到战前,至于更往前的你们可要自己买单了啊,好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们做错事自己跟我来”
“这是我生成的一颗星球,我已经把你们的所有力量取消了,那里有你们害死的智慧生物,自己把他们埋葬好,要心诚,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当回主宰”
伴随着中枢之主的消失,这颗贫瘠的星球只剩下这么些人看着那数不尽的墓碑

,这场灭世大战总算是结束了,中枢之主利用中枢记录重塑了星球的生态和人类,并规定所有超然力量不得随意使用
并布下以下律法
1.废除以往星球,国家,政府的管理权和自主权,统一成宇宙大联邦,由各星球选举议会成员和中央计算机统一裁定
2.在星系中部署规则之网,用做信息沟通(并做-控)和道路桥梁,任何存在不得用言语,行为侵害伤害任何智慧生物的权利,行为程度按中央计算机裁定
3.其他法律依造社会主义制度为准,以上规则将由议会和中央计算机根据时代现状进行修订和更新
终于,全宇宙结束了所有猜疑和武力斗争,共同迈向和平美好的未来

序3

他们为什么要升维的故事

序4

这是一个巨大的球体,世人称他为太阳,宏伟瑰丽,在漆黑的宇宙中散发着他那渺小但有伟大的光芒
在太阳外聚集着几道细小身影,他们在太阳面前,在星系中,是那么的渺小,可是真正的至高靠近时,才会发现整个星系的规则都是围绕着他们而转动,他们仿佛就是这个星系的唯一
“我们停止这场进化都不能让那些存在放过我们吗?我们只是想活着啊”
“中枢之主,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要不离开这片星系吧”
“离开,怎么离开,茫茫宇宙,你怎么知道路在哪,况且..已经出不去了啊” 众人纷纷发言,你说一句我说一句,
叮,一股清风吹过,“放心吧,在那时,我会引燃自身打开裂缝让你们带着众生走,起码去那还有一线生机。那种存在的场加上我的力量应该是够了”
“中枢,你..”
“他已经来了”
这时,在他们身旁已经站着一个身影,无法形容的身影,没有任何能量外泄,毫无声息,就算主宰们的感知再强,也没发现任何的突兀,只会让人觉得他本该在那,也早就在那
“动手”,众多主宰不由分说的调动规则在这片宇宙布下数之不尽的规则牢笼,这场战斗的能量外泄仿佛要把整个星系压爆,“停手吧,我们活这么久了应该知道这些对他根本没用”
“中枢,你就是看的太开,就算是死我也要咬他一口,凭什么他的命是命,我们的就不是”
“嗞~,挺有趣不是吗”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生涩,悠长,只见这个宇宙立马回归了原本的平静,不!应该是停止,虫鸣,万物,星体运转,规则都停止了,一切仿佛灭世般的灰色
“结束了,你的世界,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做吧”
这时太阳终于发生了变化,不是外泄能量,而是坍塌压缩,仿佛过去许久,又感觉是立刻?一道人影从中走出,这片宇宙立马恢复了他原本的模样,深邃瑰丽,同时无数大道齐鸣,宇宙所有的生物彷佛都在欢呼他的出现
“我既然当上了中枢之主,我就有义务保护众生”
只见中枢之主立马化作了一个看不到高度的宇宙巨人,一口把神秘人所站的空间吞噬,并开始燃烧自身,duang,
同时手中结出数不尽的大道印记,印记聚集开启了一道比宇宙还深邃的黑洞,一道规则立马卷住他们往洞中丢去,“再见了诸位”

“你应该知道这一切都没意义”,那道身影还是站在相同的位置,周围也没有任何能量潮汐和变化
“起码他们走了,我保护了我该保护的,我是应该谢谢你不动手?”
“没意义”
“哈哈哈,对你们这种存在来说,确实是” 伴随着这段话结束,这个星系连同里面的任何物体彻底化作了真正的虚无,仿佛在这宇宙中,这里从古至今,本就没有任何东西
“唉” 伴随这声叹息,那片空间的人影也相继消失,这片宇宙陷入真正的死寂
“真是的,好不容易让我遇到合胃口的存在,让你弄死多可惜,喂,还没死呢,出个声”伴随这道声音出现,之前神秘人站的位置又出现了同样的不可说身影,他的话语仿佛就是大宇宙意志,立马从前方虚无中凝聚出了一个微弱光点
“感谢你,可是为什么?”
“没什么可感谢的,我和你也算同源,你也比较合我的胃口,诺,这个域的中枢,这是你们世界的记录,你要看看吗?”
“哈哈,我已经不是中枢了,太古老的事情我也不敢兴趣,铭记历史就行了,没必要去回味太多”
“那行吧,以后什么打算,等这片域重新恢复还是去另外一个域?我帮帮你?但是你要找他们就得自己去找了,那片地方我去了也迷路”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就好,也等着下一个纪元的开始”

《记录之书》
记录历 1
我从上一个已经毁灭的域而来,发现这里已经完成的重置,中枢已经无法翻阅,我的老天,不知道是这片域是自然毁灭还是生物所为,可惜,真想记录下来啊,算了,就把这里当作的我新的记录点吧

记录历 2
经过漫长的时光,中枢和规则已经逐渐稳定,我尝试着修复上一个纪元的记录,看来还是失败了嘛,问了其他存在还是没什么像样的收获,可惜

记录历 3
域中的某些星球已经演化出了生物系统,不管记录了多少域,还是会发现万物生灵的有趣啊

记录历 4
终于进化出了智慧生物吗,恩,长的和太古的祖先们类似嘛,记录了大多数域都会演化出这个样子,看来还是知道的太少啊,*啊,你能告诉我吗?(自娱自乐)

记录历 5
那些智慧生物终于可以走出母星朝宇宙进发了嘛,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像之前域一样进化出唯一呢,真想和他对话呢

记录历 6
经历了星球战争,生物进化的他们已经走到了域的边界了嘛,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是不是会接着走出去还是朝着我们前进呢

记录历 7
果然智慧生物的善于恶都是并存的啊,吃饱没事干的他们已经不满足于这些资源了嘛,又是可悲的战争,不过在战火下终于是有存在突破规则问鼎掌控了嘛,嗯~,他们自称主宰者,只希望别把这个域打崩了啊

记录历 8
那些主宰者们终于是停止了这场战争,整个域被他们打成这样,满目疮痍,不知道我的规则化身朋友们看到这些会不会生气啊

记录历 9
他们集众生之力和中枢造神了吗,唯一啊,终于是走到这一步了,和我同源的中枢之主,好久不见了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好谈一谈呢

记录历 10
他们终于想进化成纯能态生物了,可是前面的路早已人满为患了啊

记录历 10
毁灭真的来临了,我的老朋友,你终于是发现了这里嘛

记录历 11
我的朋友又把我记录的域给毁了,真无趣,记录下一个域去,溜了溜了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